熱點直擊
  日本國會眾議院選舉14日拉開帷幕,超過1180名候選人角逐475個議席。
  據日本放送協會(NHK)14日報道,在眾議院選舉計票中,初步計票結果顯示,自民黨獲取243議席,單獨贏得眾議院一半以上議席。此外,公明黨獲取28議席,自民黨與公明黨已經獲取多於穩定議席數(266)席位。
  投票難體現民意
  此次選舉投票從14日早晨7時開始。選前民調顯示,安倍領導的執政聯盟有望拿下全部475個議席中的超過300席,收穫自民黨創立近60年來最大的一場勝利。
  日本眾議院選舉採用小選區和比例選區併列制。475個議席中,295名議員經小選區選舉選出,另外180名議員由比例代表選舉產生。在滿足一定條件的前提下,議員候選人可同時參加小選區選舉和比例代表選舉。選民在一次選舉中同時投兩張選票,一張投給一名參加小選區選舉的候選人,另一張投給參加比例代表選舉的某個政治黨派團體。
  分析人士認為,此次選舉本應是對安倍兩年來執政表現的信任投票,但民意與投票傾向呈現扭曲的態勢顯露無遺。許多選民不滿“安倍經濟學”等安倍政權政策或對日本的未來方向持有疑慮,但苦於在野黨群龍無首、拿不出替代自民黨的方案,因而只好放棄投票或繼續無奈地投票給自民黨。
  施政自由度提升
  一旦執政聯盟取得這次選舉勝利,安倍明年9月成功連任自民黨總裁的勝算將大大增加,使得他有可能最長執政到2018年年底。除卻明年4月的地方選舉,安倍領導的執政聯盟很有可能到2016年參議院選舉時才需要再次接受選民檢驗,施政壓力將得到明顯緩解。
  “如果安倍大勝,至少到2016年參議院選舉之前,他在政策制定層面將享有更多自主權,”日本岡三證券公司高級策略師石黑英之(音譯)說,“(安倍)政府的施政能力將大大提升。”
 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柯蒂斯認為,贏得選舉雖然能讓安倍政府獲得更多時間來推行“安倍經濟學”,但推行的前景並不樂觀。
  也有分析師猜測,安倍今後有可能把施政重點從經濟議題轉向安保、修改憲法等政治議題。這種狀況一旦出現,不僅對日本企業而言是個壞消息,還可能給日本與鄰國關係帶來更嚴重的負面影響。
  黨首“賽跑” 行程超8萬公里
  ■數字
  在截至13日的為期12天選戰中,朝野各黨黨首“賽跑”、奔走全國各地拉票,合計行程超過8萬公里,相當於繞地球兩圈。
  其中,日本首相、自民黨總裁安倍晉三跑得“最遠”,移動距離達1.386萬公里,安倍在福島縣相馬市發出選戰“第一聲”,之後奔赴北海道至九州的23個都道府縣拉票;其次是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,行程1.237萬公里;社民黨黨首吉田忠智居第三,為1.0531萬公里,“新黨改革”黨黨代表荒井廣幸,以1.05萬公里列第四。
  此外,自民黨的執政盟友、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的行程為7736公里,日本最大在野黨民主黨黨首海江田萬里的移動距離為9157公里,誓言成為日本政壇“第三極”的第二大在野黨維新黨共同黨首江田憲司移動距離為6863公里。
  安倍爭選票 上演“苦肉計”
  ■花絮
  日本14日選舉國會眾議員,出口民調顯示,執政聯盟維持2/3多數席位。此前為期12天的競選活動中,朝野各黨黨首及其他候選人奔走各地,上演“街頭肉搏戰”,為了拉票而無所不用其極。為了選舉,他們真是“拼了”。
  雖然媒體和政治分析師早就預計自由民主黨優勢明顯,獲得大勝幾無懸念,但黨首安倍晉三仍不遺餘力地拉票,勝選顯然不能滿足其野心。
  論演說會數量,安倍未必最多,但是憑著現任首相的知名度優勢和豁得出去的厚臉皮,吸引到更多國內外媒體關註。2日,安倍在福島縣相馬市參加造勢集會。當地在2011年“3·11”大地震、海嘯和核電站事故中受災嚴重,農產品安全性受到質疑。為討好當地民眾,安倍在活動現場抱著一大箱當地特色烤魚啃了起來,顯示自己對當地農產品的支持。當天最高溫度只有10攝氏度左右,海風勁吹,現年60歲的安倍抓著一整條烤魚“開不了口”,“淚流滿面”,頗有點狼狽。
  作為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要賽區所在地,東京灣岸的豐州因近兩年人口大增,躍升為本屆選舉的一大票倉。
  為了突破高樓圍牆,爭取選票,各政黨不得不打破常規思維,結合實際採取新辦法。一名自民黨籍候選人說:“高樓周圍有公園,早上常有年輕母親推著嬰兒車散步,為了讓這一帶的選民瞭解我們黨的育兒政策,我選擇清晨到公園發傳單。”
  豐州的高樓住宅附近有運河,一些面向運河的住戶偶爾會打開窗透透氣。一名無黨籍候選人說:“我周末租一條船到運河上宣傳,希望高樓住戶能打開窗看到我。一百戶里只要有三戶開窗向我揮揮手,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  本欄文字據新華社、中新社  (原標題:自民黨單獨贏得半數以上議席)
創作者介紹

清洗水塔

pg52pgmt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